和爸爸一起看电影

上一次和我爸或者我妈一起去看电影的时间,甚至可以追溯到我还能坐在我爸自行车大杠上的时代。那时候都看了什么早就已经忘记了,只记得总是深夜,街上早已没有人,我爸和我妈各自骑着辆自行车,从电影院回家。应该是个很冷的冬天,和今天一样,只是没有下雪。那时候我对电影其实并没有什么兴趣,我本人也只是我爸妈约在电影院时所不得已的添头而已。但我还是很喜欢他们带着我,因为散场之后,我爸会买我一块巧克力。我坐在自行车前杠上吃着巧克力,在冷风中抽着流下来的鼻涕。Movie Night。

前两个月我爸来看我的时候,聊天么,你们知道的,并没有什么好聊的事情,想想刚装好的投影机和环绕音响,于是决定在家看电影。

挑了部《细细的红线》,我也没看过,觉得战争片,奥斯卡,嗯,我爸会喜欢的。

但是看过这部电影的人就知道,这是一部充满了宗教启蒙意味的战争片,更多讨论的是人性的恶与善,战争的场面,着实不多。

于是我和我爸就坐在沙发上,也不讨论,也不说话,甚至有些镜头只有几分钟的土著在唱歌,几分钟是几名日本兵在被打败时的崩溃与歇斯底里。我是一个不太愿意和人共享情绪的人,所以我也只和我爸安静的坐着,等着电影的时间一分分钟的走过。

我偷偷地看了我爸,可以看得出他并不是很愿意看这样略微有点沉闷的电影,就和我当年其实也并不是很愿意看我爸妈选的电影一样。只是当年我等待的奖励是散场之后的巧克力,而我爸等待的,却是一年里也难得有多少的和儿子的独处的几个小时时间。

当然这部3个小时的电影最后还是我一个人看完的。

想要的

看到一句话,忍不住要记下来。

「诗人只有在吻到姑娘之前,才歌颂爱情。他们得到一个女人之后,就开始歌颂自由。」

试着找出处,没找着,有人说也许是奥斯卡王尔德,这么刻薄,倒是非常可能。不愧是我给我台服的第一个德莱尼人德鲁依起的名字。

冷暖自知。

咖啡因

最近在读一个培训,算起来已经5周没有真的周末了,要完。

办公室坐久了之后,有一个习惯怕是改不掉了,咖啡。

但我完全没有仪式感的,每天两杯,每杯 2 shots 浓缩咖啡,250毫升牛奶,两块方糖。我的一位台湾朋友在刚认识的时候还会推荐我他自己亲自磨粉亲自泡的手冲咖啡,但见我加奶加糖的豪迈之后,我感觉他在为那些不幸因我而碎成渣的咖啡豆而感到不值, 从此再也不提他那精挑细选的各国精品豆。煮鹤焚琴,对牛谈琴,大抵如此。

我只是需要咖啡因而已。

我记得前几个月看过一篇文章,说咖啡可以显著提高咖啡成瘾者的工作效率,但效率提升的上限并不会超过从不喝咖啡的人群的基线水平。

意思其实就是,咖啡成瘾会降低人的效率。

但我们也要看到积极的那一面,我拥有了选择清醒还是不清醒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