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原因的旅行1

用铲子炒完猫砂盆里的猫砂以及其他一些东西之后,终于有时间坐下来随便写写了。

听说我一个人自驾去了厦门之后,大部分人的反应都是,为什么这么想不开,为什么?

讲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行程并不是早有的计划,而只是启程两天前的临时起意,天气冷了,想去南方看看,大致如此。

旅行并不会让你变得不一样,你还那个你自己都不喜欢的自己,只是你用他去触碰了更多的未竟之地。

我还是那个执着于去尝试一个人可以做到什么的我。


因为是临时的决定,所以也没什么准备,其实也没什么好准备的,全程基本上都在车上呆着。也就只买了几罐咖啡饮料加上几袋饼干以备不时。

插曲是为了此行我还花了一整个晚上选了了一台APS-C画幅的卡片相机。

嗯,游记偏离到了奇怪的方向去了。

  • 首选是理光GR II,我有过它的一代,感觉很好,二代基本没什么大变化,只是多了无线传输。原本准备就这么定了,但发现坚挺了很久的价格竟然降了,感觉不对,看看新闻,果然要出三代了,49年入国军的事情做了会不开心的。GR III 相对于I和II有了很大提升,像素从1600万升级到了2400万,ISO高了,镜头重新设计了,尺寸小了,总之都是好了。上周我去星光逛的时候特意问了代理,应该要到春节后才会上市,价格也贵了不少,要6K往上。不过我想我还是会买一台,毕竟内建森山大道模式滤镜,随便什么破构图都能往街拍上靠,不懂的人都不敢嘲笑你。
  • 然后是富士的X100F。我是刚从XPRO2换到佳能不久,虽然是卖了,但我还是挺满意富士的成像及操控的,只是相机固件更新高调官宣然后跳票3个月这种事情其他厂牌应该是做不出来。X100F什么都好,也是 dpreview 的年度最佳固定镜头定焦相机,只是作为2017年上市的机器,7K多的价格有点贵,万一买了不久又出新款,那又要悔恨大半年,而且因为我用了很久XPRO2,富士成像对我来讲并没什么新鲜感,跳过。
  • 索尼的黑卡。RX1 什么都好,但价格太贵,小两万,跳过;RX10,这种偷拍机明显不符合我的气质,我也不爱拍鸟,跳过;RX100,嗯。RX100系列其实是很好的随身相机,但~~但短短6年,RX100已经六代了,跟EA的FIFA NBA一样成了年货,而且索尼更是神奇的把RX100的三四五六代四代同堂陈列开卖。选择恐惧症(没钱)的我怕是光在这四代里挑就要花上半年,然后七代上市了。索尼这个产品发布频率根本不照顾老用户的心情嘛,最好的总在下一代,而且只要等半年,又不是手机每年都换,跳过。
  • 适马的 DP系列,dp0,dp1,dp2,dp3 分别对应21mm,28mm,45mm,75mm。这里面我考虑过dp1,但看了实物就放弃了。官网的产品图主要给前视图是有原因的,太厚了,要想放裤兜大约只能穿哈伦裤。适马的产品一直都很特别,优点和缺点都很真实。跳过。
  • 其实还考虑过刚上市的松下LX100 II。我用过一段时间的m4/3,奥林巴斯的,直观的感受是什么都很平均。外形很普通,成像很普通,价格也很普通。LX100 II的竞争对象是像富士XT3 XPRO2这样的可换镜头半幅机。我用过了XPRO2再换到LX100 II,感觉是降级了。
  • 最后选了最适合(便宜)此次神经病仓促之旅的主题的富士 XF10。它的竞争对手是理光的GR。同样是等效28mm f/2.8的街拍焦段,同样的单手握持,同样的低调。XF10 没有使用富士X-Trans,可能因此也就没有富士的高端机上的那几个ACROS胶片模拟。这个胶片模拟和GR的森山大道模式一样也是很风格化的,很讨喜,没在这个机器上出现确实可惜。不过也是,如果价格只有 2000 多的 XF10 和 7000 多的 X100F 成像都一样,谁会选贵的。

关于咖啡和威化饼干的选型就,不再展开了。

旅行的第一天我在上海等快递等到了下午三点。

下一篇开始真的上路。

目的地

旅行的意义,就在于逃离,在于陌生。

我们都有想要脱离的现实,哪怕只是暂离。所以旅行的目的地,越是远离当下,越是让人沉醉。城市人向往西藏,北方人向往海岛,南方人向往雪山。

大学的时候,看过一部动画,《蜂蜜与四叶草》。剧情中段的时候男主角因为想要找到人生的目标,骑着自行车一路向北,到达了日本的最北端,宗谷岬,此行即是整部动画里面很著名的“寻找自我之旅”。男主角最后也没能追到喜欢的女孩,但却在旅行中找到了大学毕业之后人生努力的方向。

前一阵看了电影《大象席地而坐》,满洲里的大象只是个隐喻,但我们的生活中,总会设定一些莫名其妙的目的地。即使这个目的地本身毫无意义,但却会让你为此作出一些改变,并在中途思考自己的过往,以及未来,也许,可以找到逃离所陷入的泥泞的出路。

无论年轻与否,我们总有迷茫的时候,最好有人告诉我们该怎么继续,但很可惜大部分时候要靠自己。

2018年快要结束的时候,我决定一个人沿着海边,向南走。

 

分形

我最擅长的,就是大言不惭,言之凿凿地去谈一些我根本不懂的东西。

很久之前我尝试着读过《尤利西斯》,到了今天,我除了作者的名字之外,再也记不得其他,我想我大约只完读完了序就放弃了。

为了塑造自己的设定,我又开始读另一本意识流小说《追忆似水年华》,稍微没有那么诘屈聱牙,更容易开始读下去。

那个,不知道你们听没听过,分形。

那是一种几何图案,可以不断地放大,不断地放大。

意识流小说,在我的感受里,就有点像这无限可分的分形。从时间的维度上随意张弛,有时候你都感觉,在文字叙述下的人的内心的展开甚至比真实经过的时间还要长。

就像《足球小将》里可以看到地平线的足球场。

就像《灌篮高手》里木暮公延飞了一整集的三分球。

在任意一个时间点的回忆,都可以延展;再遇到可以展开的地方,再扩张开来。再展开再细诉。

所以能有那样细节的描写能力,真是一种特别的能力,那是一种能够忘却掉时间的能力。

对于想要了解目视世界以外的读者,也是一种幸运,就像看楚门秀一样,一个100多年前的异国少年的生活,点点滴滴,甚至真人秀都不曾给你窥探权利的主人公的内心,也都一览无余。

结尾。

决定论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我刚毕业面试第一份工作的时候。

那时候我已经在华师大丽娃河旁,离群索居了两年,像个僧人。说明一下,我是发了神经病要考研,要考华师大的心理学,以为以此可以读懂人心,但没想到现代心理学在走向实证,精神分析一类的神棍学说早已不再是主流,研究生入学考试所要考的内容既没有趣味,也没法应用到实际。

所以我在这里的两年期间,时间大致分配为,睡觉、看考试要考的书、看和考试没什么关系的书、看DVD、打魔兽世界。我想我这一辈子看过的电影和打过的游戏都没有这两年多。

总之结果考了两次,没考上,出来找工作。

说回面试,我已经忘记是怎么谈到最后的话题的了,现在想想就我面试的那个职位应该用不着聊的那么形而上。

我说,我不相信决定论,不相信历史决定论。

你觉得什么是决定论?美丽的Vivian问到,她是我们后来的主管。

我不相信世界早已注定会变成某一种样子。

总之我神奇地通过了面试。

哦对了,工作内容是笔记本电脑的售后服务。

无名之辈

其实我到今天才终于有时间去看了《无名之辈》,不只是书有书皮学,电影也有。怎样谈论一场你从未去看过的电影。

我听说其实有另一个所有的美好都被击碎了的结尾,而我们的电影观众还没有成熟到可以接受这样纯粹的悲剧结局。

我想也许全部都碎裂一地的结局,更容易在电影史上留下印记。

但,虽然所有的人物都是虚构,我依然希望所有“好”的人物,能有一个好的结局,哪怕让电影突然变得庸俗起来。

对,我就是说结尾那几个交代人物结局的画面,所有人都有了光明的未来。

如果光明注定会来,那它有什么值得我们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