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班5号线上的尊严

并不存在。

早高峰时候的5号线,在我拼了命地挤上去,以为几分钟忍一下就好的时候。在倒数第二站总能有更拼命的男女们,再次提高一点车厢的极限压缩比。

后悔

手上又多了一道爪印。
我为什么要逗猫跳沙发,我为什么要把手放在猫会跳上来的位置。
如果可以重来,我的手应该放在别的什么地方。
我总幻想,如果可以回到过去,重新选择,有很多事情都会变得不同。但其实并不是。我手上被挠出的直线可并不只是这一处.

2b0e83565e8f4c6c15ca14191d53ee62